主页 > 企业文化 > 谁来监督监察委:五大监视确保监察权力不被滥用 监察
谁来监督监察委:五大监视确保监察权力不被滥用 监察

  原标题:谁来监督国家监察专责机关:五大监督确保监察权利不被滥用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信任不能代替监督,监察委员会监督范围扩大了、权限丰富了,对监察委员会自身的恳求必需严之又严、慎之又慎。监察机关作为依法发展国家监察的专责机关,其履行监察职能的进程也是行使公权利的过程。监察法破足信赖不能取代监督、监督是为了支撑信任的理念,直面问题、改造翻新,规定了完美的监督机制,把权力关进轨制的笼子,动摇防止“灯下黑”,为建设让党释怀、人民信任的纪检监察干军步队供应坚实的法治保障。

  坚持跟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领导和监督。监察法第二条规定,坚持党对国家监察工作的领导。监察委员会作为反糜烂工作机构,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实行一套工作机制、两个机关名称,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能,对党核心或地方党委全面负责。在合署办公系统下,第一位的监督是党委监督。各级党委对监察委员会的监督是最有效的监督。党政军民学,货色南北中,党是领导所有的。党的领导本身就包含教诲、治理和监督。纪委监委在党委引导下发展工作,党委就要加强对纪委监委的管理和监督。党委书记定期主持研判问题线索、分析反腐局面,听取重大案件情况报告,对初核、破案、采取留置措施、作出处置决定等审核把关,随时听取重要事项汇报,这确保了党对监察工作关键环节、重大问题的监督。

  自觉接受权力机关的监督。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基础政治制度,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处所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是地方各级国家权力机关。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规定,监察委员会由人大产生,对其负责,受其监督;人大对本级监委主任有撤职权。监察法根据监察机关工作的特殊性和人大监督的实效性,规定监察机关接受本级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各级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本级监察机关的专项工作讲演,组织执法检讨;监察机关应当就监察工作中的有关问题,接受人大代表或者常委会组成职员提出的询问或者质询。监察法对人大监督监察机关的这些规定,可能实现人大对监察机关的有效监督。各级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将自觉维护宪法权威,严厉依法行使职权,对同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并接受其监督。北京、山西、浙江在试点实际中就接受人大监督作了有利摸索。浙江省监委专门向省人大常委会党组、省政协党组通报了开展试点以来的工作情形;北京市监委向市人大常委会呈文了全市改革试点工作情况。

  加强与司法机关的相互配合、互相制约。深刻国度监察体制改革,就是要增强监察机关与司法机关的协调衔接,造成既彼此配合、又互相制约的体系机制,进一步完善中国特色监督体系。为此,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办理职务遵法和职务犯罪案件,应当与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执法局部彼此配合,相互制约。比喻,监察机关调查的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后,由检察机关依法采用逼迫办法、审查起诉;检察机关经审查后认为需要补充核实的,可能退回监察机关补充考核或者自行弥补侦查;对证据不足、犯法举动较轻,或者不犯罪事实的,检察机关可以依法作出不起诉决议。这在制度上形成了监察委员会调查、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公民法院审讯的工作机制,体现了司法机关对监察机关的监督。

  始终强化自我监督,建设忠诚于党、人民释怀的过硬队伍。监察法与党的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相连接,针对纪检监察工作中可能发生问题的关键点、危险点,将实践中行之有效的自我监督的做法回升为法律标准,规定了加强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自身监督的一系列制度。比如,严格的决策程序和审批制度。为保障监察机关正确行使权力,监察法专设“监察程序”一章,从审批权限、操作规范、调查时限和请示报告等方面,对监督、调查、处置工作程序作出严格规定,包括问题线索的管理和处理,尺度搜查、查封、扣押收禁等程序,请求讯问和主要取证工作全程录音录像,严格涉案款物处置。尤其是对一些重大事项规定了严格的程序和限度条件,设区的市级以下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须报上一级监察机关批准;采取技能调查措施,须履行严格的批准手续;采取制约出境措施,须经省级以上监察机关同意等。这些规定体现了调查权限“宽打窄用”的精神,防备权力滥用、权力寻租,也使监察对象的正当权力得到有力保障。又如,内设部分相互制约机制。监察法规定,监察机关应当严格按照程序开展工作,树立问题线索处置、调查、审理各部门相互和谐、相互制约的工作机制;应设立相应的工作部门,履行线索管理、监督检查、督促办理、统计剖析等管理调和职能。各部门协调配合、相互制约,构成内设机构之间相互制衡的权力运行机制。这样的制度设计,有利于避免因权力过于集中而引发的有案不查、以案谋私等问题。此外,监察法还规定监察机关要建立打听案情、过问案件、说情干预登记备案制度,规定了躲避、离岗离职从业限度、案件处置重大失误义务查究等制度,领导和监督监察人员忠于职守、秉公执法,清正廉洁、保守秘密。

  自发接受人民大众的监视。各级监察委员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必须保持人民路线,依靠干部,依法接受国民民众的监督。监察法第五十四条划定,监察机关应该依法公开监察工作信息,接收民主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对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法规不依法履职跟侵害被考察人合法权力等行动,人民干部能够依法通过检举控告、申说等方式进行监督。

  有权必受监督,用权不可任性。监察机关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与党中心要求和人民人民期盼比较,监察机关自身建设依然任重道远。各级监察机关要自发接受监督、诚恳接受监督、乐于接受监督,习惯在制约和监督的环境下履行职责、开展工作。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中央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连续坚持问题导向,控制“破”与“立”的关系,实际探索在前、总结提炼在后,以严格自律的摇动信心,锻造一支存在铁个别信仰、铁畸形信念、铁个别纪律、铁一般担当的队伍,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不被滥用、惩恶扬善的利剑永不蒙尘,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

  (作者单位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法规室》)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任务编辑:张义凌